酷文小说网 > 我的老千生涯> 第296章 悲惨世界
  我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不敢相信这是一场音乐剧,更不敢相信自己是坐在剧场中。

  不知为何,眼前这些囚犯的低声吟唱让我觉得全身发凉,彷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在赌场中可以看清楚另一个自己,但我没想到在这里会有如此触动,这一刻我有些不能理解迈克带我来的用意。

  仿佛感觉到了我的诧异,迈克转头轻轻笑了笑。

  “悲惨世界是音乐剧中的经典,相信你会喜欢的。”

  面对迈克这番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从没想过自己沦落到阶下囚的样子可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在演绎阶下囚。

  拿到假释的冉阿让神色变了,仿佛对外边的世界充满了希望,仿佛对生活重拾信心。表情相当到位!

  刚开始我并不理解为什么在这种剧院会演出这种题材,可现在看来这些演员都是高手,他们演绎的是人性的变化!

  舞台转变成了冉阿让的怒吼,好像是在控诉沙威。也好像是在控诉罪行,但他的眼神却变得充满期待。

  仿佛是在渴望新世界对他的包容,仿佛是在期待自由生活的面目,这一切都演绎的活灵活现。

  舞台响起了温情的音乐,交响乐乐团可以演奏出令人震撼的音符,我知道这是实力的体现。

  当温情的音乐结束出现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冉阿让在尽力的控诉,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人看的心惊!

  不需要语言就能看懂冉阿让受到了不公的对待,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小娜,他们在说什么?”我低头问了句,实在是听不懂他们说唱的方式。

  “作坊老板只给冉阿让一半的薪水。只因为他是有前科的人,无法和诚实的人享受一样的待遇。”

  一听这话我明白了冉阿让的无奈和愤怒,我更明白这是最真实的现实,有过前科的人会被打上烙印和标签,处处低人一等。

  这不只是在音乐剧中发生,这是在生活中到处都在发生的,有些错误并不能得到原谅。

  冉阿让无助又迷茫的站在舞台中间,灯光给了他一个暗淡的表情,他好像陷入了黑暗的绝境之中。

  这一刻让我感觉像是陷入赌博泥潭的人,彷徨无助又得不到原谅和解脱,只有一个人默默的背负

  舞台转变出现一个牧师,头戴一顶小圆帽,表情和善语气温柔,像是突然出现的救世主。

  “天主教牧师,他要收留冉阿让,给他面包和住所,但他对银器动了歪心思。”

  一听这话我心说好一个白眼狼,好一个好人没好报呀!这特么太现实了!

  有些人被打上标签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一刻冉阿让的表情和眼神充满了狰狞,不知道他会不会谋财害命。

  说实话我都替牧师感到担心,敢敞开家门让人进来的不多,防范意识太薄弱。

  就像赌到穷途末路的那些人一样,丧心病狂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搞钱的机会!

  冉阿让拿着银色灯台离开。没有谋财害命总算让人松了口气,可是他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患!

  舞台一转沙威一脸冷酷的出现,身边还有几个带船帽的人,我心说这下完蛋了!

  俗话说不作不死。冉阿让不值得让人同情,恩将仇报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可是如果换做我是冉阿让的话,在穷途末路没有钱的情况下,该怎么选?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能理解冉阿让的行为,就像那些赌徒一样,人一旦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沙威的冷酷被演绎到了极致,每一个眼神中都带着轻蔑和鄙夷,仿佛一点也不意外这个结果。

  冉阿让不停的辩解,可是人赃并获他无力天,数罪并罚他将会牢底坐穿

  突然牧师出现,几句话说的冉阿让非常震惊。沙威开始了质疑。

  “他们说的什么?”

  “牧师说那些银器是赠送给冉阿让的,是得到过他允许的,只是他走的太慌忙。”

  “还是要抓他吗?”

  “不,牧师又赠送给他两个金器。”

  这一刻牧师并没有把冉阿让送监狱。反而还赠送了很多东西,这个翻转让人非常意外。

  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会饶恕冉阿让的行为吗?换做其他人的话,会饶恕他的行为吗?

  舞台只剩下冉阿让一个人的独白,看起来他应该是被触动,因为他算是捡了一次自由的机会。

  独白过后冉阿让一步一步缓缓离开,像是沉浸在触动和震惊当中,也像是在一步一步走向远方开始新生活。

  看到这里我内心有些压抑,这部舞台剧给了我太多震撼,也给了我前所未见的人性。

  人性总是多变的,善良和邪恶碰撞在一起,正义的对立面并不是邪恶。而是没有人性。

  在江湖世界混迹了这么久,我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相信会有救赎。

  我不对这一幕做任何评价,是非公允留给其他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

  舞台中出现了一群女人,看服装像是作坊里的工人,她们一个个也都在控诉。

  这一次不需要问小娜,我能看出她们是在控诉被剥削,控诉资本的无情。

  其实任何地方都一样,劳动重复率越高价值越低,根本就没有任何溢价的能力。

  妄想老板能够大发慈悲的人都是白日做梦,她们的呐喊和控诉显得苍白无力。因为没有人会在乎她们的感受。

  舞台上出现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一出现气场就变了,感觉应该是包工头一类的角色。

  残酷和冷漠被演绎到了极致,工头走过任何人身边得到的都是微笑,阿谀奉承的微笑。

  她们在控诉却不敢表现出来,生怕丢掉这份工作,这是现实的写照,完全符合人性和人心。

  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人敢怒不敢言,心里有情绪却不敢表现出来,对工作不满却害怕丢掉这份不能令人满意的工作。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看似表面光鲜靓丽,可实际上和这些女工没有任何区别!没错,是没有任何任何的区别!

  想要获得更高的收入汇报,想要减轻工作的负担,可却如同无头苍蝇一样没有目标,无计可施!

  这一幕让我突然想起了刚才的冉阿让,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

  面对强硬和冷漠只能默默承受。但是面对别人的善意,却会暴露出自己的变本加厉!

  犹如那人欺软怕硬,犹如那些柿子专挑软的捏,犹如那些吸血寄生虫,总是在别人善意的范围内为所欲为!

  俗话说施舍一次是恩,施舍百次是仇。

  当施舍和善意成为一种习惯之后,人就会变得习惯和麻木,更会把一切施舍当成理所当然!

  人性就是不管对一个人多么好。你打他一巴掌就会翻脸结仇,以前所有那些好都会变为仇恨!

  如果你天天打他一巴掌打习惯了,突然有一天不打了,那他会对你感恩戴德。这特么就是人性!

  一个人如果跪着的时间长了,那就让他继续跪着吧,千万别自作好心的拉起来。

  一个人如果躺着的时间长了,那他会认为这一切本是属于他的东西,再想让他跪着可就难了。

  舞台剧活灵活现的展现了人性,展现了引狼入室的牧师和欺软怕硬的冉阿让!

  我对这个舞台剧越来越感兴趣,因为细细品味总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其实他们演绎的就是人生!

  身材高大的包工头开始纠缠一个女工。这个女工看上去很漂亮,很明显是有什么想法。

  “小娜,那个女工在念什么?”

  “她的女儿身患重病需要让她寄钱,那个男人在纠缠她。”

  我知道这是趁人之危。这种男人最卑鄙无耻,同样也大量充斥在我们身边。

  在我的原则中男人做事可以不择手段,但是不能对女人耍下三滥,趁人之危还算什么男人?

  舞台一转突然冉阿让出现,他换了一身黑色绅士西装,但我认识是刚才的那个演员。

  “小娜,他的身份还是冉阿让吗?”

  “是的,这是在1823年,他已经成了市长和工厂老板。”

  我心说这家伙混得不错呀,拿了牧师给的金器混到这个模样,但是并没有看到他对牧师有什么报。

  如果有报的话不会是现在这个场景,看起来他很神气的样子,却摆脱不了人的劣性根!

  人总是对虚与委蛇的关心念念不忘,却对大量帮助视而不见,甚至还会无限度的索取。

  很难想象这是十八世纪创作的作品,因为所有一切都像是在身边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感叹。

  其实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迈克带我来的用意,虽然他什么都没说

  此刻我就像是音乐剧中的那些囚犯一样,出身卑劣犹如蝼蚁蛆虫对于迈克来说我就是这样的定位。

  他给予了我大量的帮助,他并没有对我有任何偏见,也没有像那些女工一样生活的压抑又卑微

  但我很清楚迈克的意思,他让我站着的时间长了,但不能忘记跪着时候的滋味!